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蛇爷说的是。”阿刀点点头,说道,“只是浪费了蛇爷的时间,白白给他上了一堂课。”

    蛇爷眯起双眼,嘴角一咧:“并不浪费,该说的,还是要说,希望他能懂。”

    叶泽成扶着赵雨晴,回到了家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她搬回了房间。别说,喝醉酒的人,身体真够沉的,把叶泽成都累的够呛。

    赵雨晴已经彻底喝醉了,躺在床上,呢喃的发出低吟。

    叶泽成拉过被单,喝醉酒的人,睡一觉就好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看到赵雨晴那酡红的面孔,以及因为酒精而散发出来的味道,令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那一身黑色的礼服,将赵雨晴完美的身材,衬托的淋漓尽致。领口的雪梨,随着呼吸一起一伏,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沉睡中的赵雨晴,宛如一朵绽放的花朵,那般迷人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冲动,占据了叶泽成的脑袋。

    赵雨晴实在是太美了,令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叶泽成坐在床边,俯身下去,想要亲吻赵雨晴的香唇。

    就吻一下!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即将接触到的时候,赵雨晴猛然惊醒,挣扎着爬了起来!

    叶泽成吓得连忙躲开,这才发现,赵雨晴不是醒过来了,而是酒精后劲太强,要吐了!

    浓烈的酒味,让那条黑色的礼裙,沾满了污渍。

    吐完之后,赵雨晴两眼一翻,又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被这么一搞,叶泽成吓得够呛,也不敢有其他心思,但有一个难题摆在眼前,赵雨晴吐了一生,得帮她换衣服啊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叶泽成咬了咬牙,他和赵雨晴可以说是青梅竹马,小时候还一起洗过澡呢,换个衣服算什么?

    于是他找到了赵雨晴的内衣,准备给赵雨晴换下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在告诉自己,只是换衣服,但真到了这一步,叶泽成却变的无比紧张起来。看着领口的弧度,他的脑海里,就自动浮现了赵雨晴洗澡时候的雪白娇躯,刺激着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视……。”叶泽成像个和尚念经一样,努力不让自己想歪,抱起了赵雨晴,缓缓褪去了那件黑色的礼裙。

    一具完美的娇体,展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身材修长笔挺,肌肤羊脂如膏,白里透红,好像轻轻一碰,就能拧出水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嘤……。”就在这时候,赵雨晴低喘了一声,转了个身,顺手就抱住了叶泽成的脖子。

    赵雨晴睡觉有个习惯,喜欢抱枕头,没想到,恰好把叶泽成给抱住了,往下一拉,就把他拉进了怀里,紧紧的裹住。

    香柔满怀。

    叶泽成的脑袋,直接埋在了进去。

    好香啊!

    就像是蚀骨的毒药一样,动人心魄!

    赵雨晴嘀咕了几下,那闭着的大眼睛,忽然惺忪的睁了开来,笑着说道:“咦?阿泽,你怎么在我的床上啊?”

    叶泽成一愣,不会是真的醒了吧?

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,真不老实哈,连姐的主意都敢打?”赵雨晴眸子朦胧,似乎含着一层雾水,更显几分媚态,“从实招来,是不是偷偷的溜过来,想要占姐便宜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。”叶泽成又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闹哪样?

    怎么突然又醒了?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姐喝醉了,姐的酒量好着呢。你别转移话题,快说,到底是不是想占便宜?”赵雨晴抓着叶泽成的脖子,一个劲的问道。

    还说没喝醉,这不就是醉话么?

    要不然,看到自己和她睡在一起,还不得赶紧跳起来,哪里会抱着自己问半天。

    “晴晴姐,你赶紧睡吧。”叶泽成长吐一口气,他倒是想占便宜,可这一惊一乍的,把他都给吓哆嗦了,理智逐渐压制了邪念,叶泽成咬牙替赵雨晴换好了睡衣,便轻轻走出房间,在掩上门的时候,迷糊中的赵雨晴念叨起来,“其实,姐是真的挺喜欢你的,也想像小时候一样,跟你一起睡觉觉呢……。”

    叶泽成心中一动,俗话说酒后吐真言,难不成,晴晴姐也对自己有喜爱之意?

    叶泽成苦笑一声,摇了摇头,折腾了半天,也觉得困意上头,连忙去洗手间冲了个凉,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夜悄然划逝。

    叶泽成准时醒了过来,想到隔壁房间里的赵雨晴,不由得忐忑。

    不知道,赵雨晴醒了没?

    她看到了自己的衣服被换了,会作何感想?

    还有,该不会想起来昨晚的事情来吧?

    平常叶泽成和赵雨晴斗嘴的时候,也会油嘴滑舌的,以开玩笑的方式,表达内心的喜欢,完全没有半点压力。

 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