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‘新歌帝’KTV在我们这个小城镇算是最大的了,装修的也很豪华,进入大厅一派金碧辉煌,走廊里则是充满了迷离暧昧的气息。

    当然,最引人,尤其是最吸引男人的不是装修,而是里面的妹子公主个个都很水灵。

    所以不只是寻常人来玩,即便是有头有脸的人也会私自来玩,据说市里还曾经有人专门下来带着领导玩。

    我把唐诗韵送回家,就跟着陈碧茹来到这里。郑广荣在包间里面似乎已经喝了不少酒,有些醉醺醺的,他左右两边各一位公主正娇弱的依着。

    “荣哥,你找我?”我站在一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郑广荣抬头瞄了我一眼,示意我坐下,然后他说,望子,你到底弄的怎么回事?车站前的小三黑之前来找了我,指名叫你。

    我坐在郑广荣的对面,房间里没有其他人,也没有他说的小三黑。我先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给郑广荣面前的酒杯倒满酒说,荣哥,我其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要说最开始的源头,可能就是我跟王巧巧结下了梁子,但真的没想到事情变的都惊动了荣哥。

    之所以我先给荣哥倒酒然后坦然直说,因为荣哥既然是单独把我叫过来的,而不是直接就把我交给了站前小三黑,那说明荣哥至少是替我挡下了一次,这是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郑广荣皱着眉头说,王巧巧?那个王树田的女儿?

    我把自己面前的酒杯也倒满,敬了郑广荣一杯说,是她,我爸爸出事了之后,我就一直寄养在王叔叔家里。

    郑广荣可以直呼王树田名字,我却不能这么做,不管怎么说,我都是在王叔叔家里待了那么多年,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。虽然王叔叔对我不好,而且还把我爸爸的遗产私吞了。

    陈碧茹看到郑广荣的酒杯空了,很麻利的又给倒满,也给我的酒杯倒满,不过我注意她的眼神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郑广荣轻蔑的笑了笑说,王树田啊,我知道他,那时候他还是在我家煤矿挖煤的呢,给我老子送了不少礼物后来做了个轻快的记录员,不过还真是没想到,最后居然是他干的越来越好,把我家老子的煤矿吞了不说,还兼并了周边的好几个煤矿。

    郑广荣说到最后似乎还有些感慨,其实我自己也很感慨,王叔叔的确命好,一起下煤矿的几个工友都被埋在了下面,就他自己那天没下去,在那之后运气就变的尤其好,虽然他老婆也就是王巧巧妈妈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死了,可是根本没耽误王叔叔滚滚财源。

    我陪着笑脸安静的听着郑广荣唠叨,说到后面,郑广荣话题一转说,望子,实话给你说,小三黑来找我的时候身边就跟着王巧巧,长的倒是不错,不过那娘们的心机可是有些重。小三黑直接点名要你,我给你挡下了,我说你是我弟弟,王巧巧直说你根本没有家人。谈到最后,我答应了小三黑不掺和你们的事情,小三黑也不帮着王巧巧出头,你们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我端起酒杯又跟郑广荣碰了下杯子,“谢了荣哥,有这个保证我也不怕被人套麻袋丢山里了,王巧巧是个女人没错,不过她既然认定要搞我,我也不会手软。”

    主要的话说完了,荣哥挥手让他一边的公主过来陪我,让陈碧茹点歌自己唱,然后给我倒了啤酒唠家常。

    的确是在唠家常,其实荣哥过的也挺惨,他爸爸煤矿出事之后被抓了进去,他妈妈受不了刺激和追债的,跳河自杀了,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,就剩下了郑广荣一人。

    或者是有些苦闷,或者是下道的人混到最后都会有些心结,而我是跟他小时候一起掏鸟窝的小伙伴,加上我本身看着也不会给人有什么侵略感,很适合做个倾听者。

    酒喝大了。郑广荣最后躺着那个公主的腿上开始胡说了,我旁边的公主好像只章鱼一般手脚都搭在了我身上,陈碧茹后来加入喝酒,此时却也晃晃悠悠的满脸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