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松平信纲带着三十艘战舰,悄悄的逼进明朝的海军基地,一门门西夷炮高抬,边上的幕府武士肃立。

    松平信纲脸上一片铁青,眼神迸射着杀意。

    他按耐的太久了,心中一团怒火早就要破胸而出,现在,时机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明朝的瞭望塔若隐若现,摇曳的灯光在黑暗中显得冷清,肃杀。

    但是瞭望塔上的人看不到他们,松平信纲的舰队贴着海面行驶,漆黑一片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‘近了,近了,再近一点……’

    松平信纲站在最前面的船头,望着仿佛近在咫尺的明朝军港,眼神闪烁,心里呐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德川秀仁也出现在松平信纲的身前,表情平静,眼神里还有一种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松平信纲没有空理会他,眼见他的舰队已经驶入大明军港,眼见明朝的一艘艘大舰就在眼前,他内心激动无比,颤抖着竖起手,沉声大喝道:“进攻!”

    噗噗噗

    一根根火把陡然亮起,接着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炮声,火光如闪电,照亮了大半军港。

    这些炮弹都是冲着大明的军舰,炮轰的相当激烈。

    在松平信纲身后,还有一艘艘舰队,运送着倭国的武士,奔向了岸边。

    这些是青山忠俊的三万幕府武士,幕府最精锐的士兵,他们要登陆对马岛!

    就在松平信纲发动进攻的时候,明朝岸上的警备的士兵发出了凄厉的哨声,紧接着响变全港,迅速传递向知府衙门。

    基地内的郑芝龙等神色大变,知道敌袭,飞速应对,但匆忙之间,已经慌乱了。

    在知府衙门内,杨嗣昌等人迅速也知道了,登上了二层楼,眺望着基地方向。

    那里升起了浓烟,震耳欲聋的炮声,仿佛地震的地面,一切都告诉他们,有外敌偷袭对马岛!

    无用怀疑,就是倭国,青山忠俊!

    一切的猜测,在这个时候清晰,青山忠俊的目标一直都是对马岛,他们在等待机会,等待今天这个机会!

    但出奇的是,站在城楼上的四人,杨嗣昌,曹变蛟,贺西廉,钱瑾孝没有一丝紧张,脸上还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听着那炮声,感觉着地颤,钱瑾孝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几个对马岛的最大的几个家督,又转头看了眼城下一群紧张不已的对马岛武士,心里感慨,嘴里更是崇敬的道:“在下官临来之前,皇上走了一趟帅府,曾经嘱咐了我们三件,第一件事,倭国无仁无德,乃嗜血莽徒,不能有仁慈之念。第二,对于倭国,要展现绝对强大,不能有丝毫软弱。第三,就是倭国没有成熟的兵法体系,自大又自卑,惯常以不正常的方法取胜,最善于偷袭。而今,一一应验了。”

    曹变蛟瞥了他一眼,道“皇上深谋远虑,目光高远,看的事情比我们透彻,清楚。我大明谁的话你们都能怀疑几分,唯独皇上的话,怀疑一点,就是你们大错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曹变蛟现在是海军都督,执掌一军,巡逻一海,算是大明海军的新锐高层,但他的身份远不止于此,他是曹家二代,曹文诏的亲侄。更重要的是,曹变蛟早年是随叔父曹文诏在辽东从军,但他最后的资历是在紫禁城执掌了多年的禁军统领!

    这是皇帝绝对的心腹,谁人敢小觑!

    当然,曹变蛟也在帅府带过一阵子,位置比钱瑾孝高,这样说话,也不是拿捏身份的教训,而是随口而出的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钱瑾孝,贺西廉连忙抬手,道:“下官谨记。”

    杨嗣昌虽然顾忌曹家,却也不甚忌惮,道:“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贺西廉转向杨嗣昌,道:“自从在熊本那边将情报交给青山忠俊,我们就做了布局,鹿儿岛,虾夷岛,对马岛都做了。军情处放出去的那些人,也足以证实那些情报,打消青山忠俊的怀疑,应该没有问题,倭国是真的在偷袭。”

    钱瑾孝道: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